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
邹文怀(中) 图源:视觉中国

2018年11月1日,香港电影的泰山北斗邹文怀去世。

对于大多数的年轻人来说,这个名字以及其背后的“嘉禾”是陌生的,仅存在于嘉禾影院这一模糊记忆中。但对于香港影迷来说,他所代表的,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。

他是香港电影最具影响力的传奇人物。他所掌舵的嘉禾,前后共拍摄600余部电影,并捧红了李小龙、洪金宝、成龙等人,经历了沉寂、一飞冲天、三足鼎立、风光不再,今天我们了解他的一生,也就是了解香港电影的珍贵记忆。

回顾邹文怀的一生,可以用4个节点来阐述。分别是1970年、1971年、1978年和1997年。

【1970:出走邵氏】

邹文怀的事业沉浮,与邵氏,以及邵氏的掌门人邵逸夫辅牙相倚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
如果说,当1958年的邵逸夫回港改组兄弟公司,提拔邹文怀做制片经理,是邵氏声名鹊起,并名震香港的开始的话,那么这也是邵氏后期几经浮沉的源头。

当时,邹文怀非常得邵逸夫信任,在公司同时处理宣传、行政和财务工作,一时成为邵氏兄弟除“兄弟”外的第三号人物。12年间,他恶斗国泰、请回凌波,拍黄梅调、搞武侠片,办《南国电影》,成为了邵逸夫最得力的执行人。

然而,一山不容二虎。将邵逸夫种种政策落实的邹文怀,终于在1970年与上司“意见不合”,出走邵氏,并带走了何冠昌、蔡永昌、赵耀俊、梁枫等邵氏大将,成立嘉禾。

论起出走原因,当然离不开邹文怀早有的“另立山头”的念头。但其导火索,是邵逸夫想要大举进军电视业,并削减邵氏一半的拍片计划。“头等人才,三等职务,特等权力”(张彻)的邹文怀,自知已无再往上爬的空间,只能选择离开邵氏。

离开邵氏的邹文怀,已经做好了相对充足的准备。他从泰国和台湾找到了起步资金,还和邵氏的老对头国泰达成了发行协议。但最重要的,是邹文怀还藏了一把利刃——《独臂刀》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《独臂刀》

《独臂刀》是邵氏首部破百万的电影,其片名和男主演王羽就是邵氏的金字招牌。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邹文怀想再用“独臂刀”打响嘉禾的名声,再重创老东家邵氏。他先是请来王羽出演新片,再是将其起名《盲侠大战独臂刀》。这样明目张胆的蹭热点,当然引起了邵氏的怒意。双方为了版权对簿公堂,直到电影下映也没有结束。

【1971-1978:招揽二龙】

但当时的香港影坛,对这个新冒出的嘉禾并不在意。嘉禾推出的《天龙八将》、《刀不留人》等影片票房虽好,毕竟敌不过一家独大的邵氏影业。连王羽自导自演的《独臂拳王》,也100万票房惜败邵氏启用新人的《新独臂刀》(150万)。碰瓷的作品虽然让嘉禾有了一定名气,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路数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《独臂拳王》

这时,嘉禾的又一个转机——李小龙到了。

那时,还在美国发展的李小龙透露愿意回港的消息,但开出了投资不得低于60万的前提条件。这一要求,让他直指家大业大的邵氏。

然而邵氏一直奉行“大片场制度”。演员待遇较低,还要求签独家合约。即使是李小龙加盟,也与一般的演员无异。自认为势在必得的邵氏,甚至只给李小龙开2000美元的片酬,而当时李小龙要求的是10000美元。

这下子李小龙就不乐意了,放言要邵氏来美国与他再谈合作事宜。嗅到机会的嘉禾,立即派人前往美国,许诺尽量满足他的拍摄要求,并开出7500美元的片酬。

于是,1971年,李小龙为嘉禾拍摄《唐山大兄》,创下香港本埠有史以来最高票房纪录。1972年,一部《精武门》,更是为嘉禾打开了日本和欧美市场。有了李小龙的嘉禾,终于真正在香港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《唐山大兄》

同年,邹文怀和李小龙合股创办“协和”影业,其出品的《猛龙过江》收获票房530万。然而仅仅过去一年,李小龙就离奇去世。失去了李小龙的邹文怀,又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员大将——成龙。

成龙虽然早期就在嘉禾任替身武师,但他的成名没有洪金宝早,一开始的作品《少林门》、《风雨双流星》也反响平平。直到出演袁和平的《蛇形刁手》、《醉拳》,成龙才终于引起了嘉禾的重视。

与邵氏不同,邹文怀则施行独立制片的制度,与演员签订合作关系而非雇佣关系,甚至还会和有潜力者合办企业。为了留住成龙,嘉禾赠送他公司股份,与其合办“威禾”。双方的长期合作让嘉禾的进军国际之路越发顺利,成龙出品的《龙少爷》、《警察故事》等影片也其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动作明星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《龙少爷》

【1997: 败走麦城】

70年代的嘉禾,已经与邵氏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。到了80年代,嘉禾甚至盖过邵氏一头。1985年,邵氏将院线出租给德宝电影公司。1986年,邵氏的清水湾片场变成香港无线的地盘。1987年,邵氏正式停产。

而当时的邹文怀正风头无两。1990年,嘉禾的真人电影《忍者神龟》在全球收获10亿港元票房,成为当年全球票房排行第三的影片。1994年,邹文怀所带领的嘉禾上市,其个人身家达到6亿港元。

邹文怀:一生繁华 一世沉浮
真人电影《忍者神龟》

然而好景不长,先是香港电影因台湾的电影政策(放宽对好莱坞和日本电影的限制)遭到重创。然后又是明星片酬暴涨,香港电影品质倒退,内地开始限制港片和合拍片。最后,又遇上1997年香港金融危机,嘉禾的好日子到了头,开始债务缠身。

其占据20多年的斧山道片场被收回。政府为嘉禾特批、“开后门”的将军澳影城用地也被邵逸夫联合中国星等六家电影公司夺走。1999年,嘉禾亏损达亿元,又因违反股市规则遭停牌。在80年代年均制作25~30部影片的嘉禾,到了2003年只有三部电影上映。

2007年,邹文怀宣布退休,并将自己及其女儿所持有的全部嘉禾股份和可换股债券,以约2亿港元的价格卖给橙天娱乐。这也是我们熟知的“橙天嘉禾影城”的由来。

后期,他没有再插手橙天的管理计划,并逐渐退出电影圈。但他为香港电影,以及电影公司管理所做出的贡献是无可置疑的。隐退时,他仍希冀华语电影能与好莱坞抗衡:“我最大遗憾是内地电影开放迟了点,若是早10年、15年,我便有机会看到中国电影飞黄腾达。我自己做时看不到那日,希望后继有人,可以有这一天。”

参考文献:

  1. 华商韬略《他用30多年拍了600多部电影,却在80岁贱卖公司》
  2. 魏君子,《香港电影演艺》,文化艺术出版社,第二部分:流水落花春去也
  3. 曹乐溪,娱乐资本论,从老牌电影帝国到“卖儿卖女”:嘉禾大陆十年漂流记

本文为转载发布,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,不代表我方观点。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,文章或有适当删改。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,可联络admin@newsmagazine.asia